挽歌

【恋与腾讯】展望未来

完美作大死,乙女向,cp是麻花疼×你

严重ooc,关于背景方面含有大量编造成分,毕竟我不是70后也不是汕头人,先道个歉

里面所有关于麻花疼的资料都来自互联网

都知道麻花疼干的事,为了避免助纣为虐,所以选择be结局

bb了好多,下面开始↓


夜很安静。

没有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制造出的绚烂色泽,也没有璀璨如碎钻镶满天幕的星星,只有依稀可辨出云影的黯淡沉黑。

星星很美。它们有着极其吸引人的魔力,可惜今夜它们闪耀的身影并没有出现。

不……等等。

是流星?

不可能。流星位于高空,至少距离地面80千米,而出现天气状况的通常是对流层。除非这颗流星非常庞大,在高空没有燃烧完……

流星在不断收缩的瞳孔中无限放大。

马化腾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所渡过的最能牵动他心的时刻,不仅仅是因为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干燥的土地扬起漫天尘土,呛得他不断的咳嗽。家家户户敞开了窗子,一瞬间油灯一盏接一盏的点了起来。

没有爆炸、冲击波,也没有灰飞烟灭、化作陨石坑的整个汕头市,只有一片蓝莹莹的光。

他尝试运行空白一片的脑子。

光芒收敛了,朝一个人形缓缓笼过去。

向来聪明的脑子彻底死机。

你不知道你是谁。

从记忆清零开始,一切仿若一场梦境,没有任何强烈的情绪波动,只是随着梦的剧情走。

你见到了站在你面前的小男孩,满目失措与惊恐的盯着自己的方向。

“你好。”你试着打个招呼,想要打消他的恐惧。

可惜他更害怕了。

闻声而来的村民围了过来。

你知道了他叫马化腾。

变成类似“幽灵”的生物的感觉很奇妙,不用喝水,不用吃饭,想要休息只消找个地方靠一会儿——没有触感,只知道那里有个东西,就像在做一个奇幻的梦一样。

而且除了他,没人能看见你、听见你说话或者是接触到你。

你开始喜欢依赖这个小男孩。

人是群居动物,独自一人在这世间,只有一个人可以沟通,依赖这个人是在所难免的。

他没有把这个荒诞的事情告诉他的父母,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。他是大家子,不应该接触这些神神鬼鬼,而是应该好好学习。

所以他把你的存在隐瞒了下来,在你适当频率的纠缠中习惯了身边有个“幽灵”存在。

“马化腾,早上好。”

你成功把刚刚起床的他吓了一跳。

其实,他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。你看着他红透的脸。

马化腾是个内向的人。你经常跟着他去上学,这一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。

在你时不时的鼓励下,他逐渐开始尝试与人主动交流。

“没人会觉得你突然转变很奇怪。”

但他还是最喜欢向你吐露心声,毕竟你跟着他太久了,就像是一个家庭的孩子,他所有的荣耀与狼狈你都看在眼里。

而且别人听不见你说话,他的秘密也绝对安全。

这一点上他还是那样警惕。

他来找你了。

“我要去深圳了。”他看着你。

这个十三岁的孩子还很难完美掩饰自己的情绪,你看得见他眼中的不舍与决绝。

“祝你好运。”你扯出一个笑容。

你不知道此刻的心情是什么,这么多年你依旧像在做梦,浓重的不真实感无时无刻的存在着。

他对你的反应看起来非常沮丧和失望。

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你给了他一个拥抱。可惜你身置梦境,没法给他任何带有浓烈感情的回应。

你看见他红透的耳尖和浮上霞色的脸。

“向你的梦想前进吧,成为一名天文学家。”

你好像在梦里又做了一个梦。

有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和你一起奔跑,你想问问他是谁,可他跑着跑着就变得熟悉起来,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。

梦里是不会考虑到这种变化的。你知道他是熟悉的,那么你就不会再去好奇。

你没有问他他是谁。

你醒了。

深圳大学,这是你现在站着的地方。

那个小男孩出现了。

他和几个同学走在一起,说笑着些什么。不——他早已不是那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,而是一个快要成熟的男人。

他变化还是蛮大的,你在心底评价着。

你被一种不知名的感觉驱使着走过去。

他看见你了,面部的肌肉在阳光下略微动了动,看起来像是在尽力掩饰惊讶的情绪。

“你好。”他看起来甚至有些害怕,你想安抚他一下。

尽管这个男人已经比你大多了。

“你留在了广东。”他看着你,在无人的自习室里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座椅讲话,“现在是海南了。”

“抱歉,我不记得了。”你扯出一个笑容,意外的看见他的悲伤倾泻出来。

“为什么要留在海南,明明可以和我一起去深圳。”

面对他的提问,你无法给予回答。

十多年过去了,从初见到大学快要毕业,她一直是这个样子,没有成长也没有缩小。她的确不会妨碍自己,还会因为特殊的身份带来的帮助让他获益匪浅。

可是他会老去,而她还是当年的模样。

所以本不想让她跟着。

一旦思索到这里,他的喉咙就像被扼住了一样酸涩不堪,一阵阵的发紧。

可话还是脱口而出,不像他平时都那样一针见血,而是犹豫不堪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你穿透座椅抱了抱他。

而这个刚见面的,熟悉又陌生的男人,突然就像那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一样抱住了你。

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落在身上。

湿濡的地方开始破碎。

你看见自己的身体从男人的臂膀中飞散。

还有他不断加重着泪痕的脸。

他竭力的抱住你逐渐轻薄的身体,怀中的触感一再缩小,手指不管不顾的抓过去。

再也捞不住的碎片无比光滑,没有一点摩擦力,轻而易举的从指缝间溜走。

你觉得梦该醒了。

逐渐的清醒让你意识到该问问他是谁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马化腾!”

马化腾……是个温润的人,怎么会像现在这样浑身都是暴戾的气息呢。他会安静的泡茶,会带着略微的得意讲解自己会的题目,会心平气和的对待一切,更不会这样失态。

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

“你怎么又在自习睡着了。”

你抬头,看见闺密正在推你的肩膀。

“我不仅睡着了,还做了个梦,感觉自己一下子多活了十几年。”你努力回想着梦的内容,却记不太清晰了,“里面还有个男的,好像是……马化腾?”

“哎呀,缘分啊!”闺密笑起来,“看来你赚很多钱的梦想要实现了。”

你也跟着笑起来,据说当年马化腾想学天文学,后来又改成了计算机网络专业。

现在你考取了南京大学,在里面学习天文学,进行着马化腾没完成的梦想。

“还是天文适合我一点。”

在金山寺一面墙的小窗中窥见了一个脊兽